现金扎金花游戏平台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企业招聘 > >

通讯:西非渔业基地掠影

通讯:西非渔业基地掠影

作者:朱海雷

    12月上旬,我有幸跟随集团财务审计工作小组,来到了我早就想去,但一直未能成行的集团西非渔业基地——毛里塔尼亚、摩洛哥。

    一、毛塔、努瓦迪布
    从毛塔首都努瓦克肖特驱车前往毛塔项目所在地努瓦迪布,行程480公里。道路不断地向天边延伸,放眼望去尽是无边无际的沙漠。沙丘上只有稀疏的低矮灌木丛和在沙窝中顽强生长的胡杨。偶而也能见到似乎无人看管的骆驼,用板条拼凑起来的棚屋和在风中颤抖的帐蓬。毛塔沙漠的雄浑与苍凉,深深震憾了我的心灵。
    进入努瓦迪布市,很难相信这座毛塔的第二大城市,尽然没有一座象样的现代化建筑。满街是沙粒和苍蝇在随风起舞。瘦弱的驴或羊,在啃食着路边废弃的纸箱和塑料纸,绿树和鲜花稀少的可怜。只有远处大西洋粼粼的波光,在平衡着这“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”的不毛之地。我不由想到,在这样的自然环境下生存、创业的上海远洋渔业的同志们,该是何等的艰辛与坚韧。
    毛塔项目的黄宪忠代表和他的同事们,在那著名的小院内热情接待了我们,我看到了那两小块有传奇色彩的“菜园”,用来自祖国的菜种,由员工自己动手栽培的波菜、青菜等,在毛塔炽热的阳光下,透着绿意和生机。食堂的饭桌仿佛已用了上百年,椅垫也有不少的破绽,然而被食堂师傅擦拭得一尘不染。墙上的“职工园地”里记载着每月的生产经营实绩和员工们的工作体会文章。


图为在洋面锚地上的船队

    在毛塔逗留的几天,使我逐渐了解到,政局的动荡、合作方的贪婪、船况的恶化...,毛塔的入渔环境日趋严酷。然而,黄宪忠与他的同事们,与海斗,与人斗,在今年的淡季一季度就渔获1334吨,产值达到850万美元。经过4、5两月的休渔,6月份又创产量和产值项目历史上的新高。至11月底,已向国内转汇570多万美元,全年利润预计也相当可观。
    在修理车间里,我见到了已在毛塔工作了10年的沈显威,他擦擦手上的油污和我们热情握手,如数家珍地介绍那几台虽老掉牙了,但仍能正常运转的机床。我不知道他那双结满硬茧的手,已整修过多少船上急需的零部件。吴海件师傅自豪地向我们介绍,他们自己修理已磨耗掉8mm的汽缸套,每个就能节省150美元。还有两个师傅在已磨损的网机轴上焊接铁条,再上车床銧车,使已经没有配件的网机轴,又能重新回到船上。望着那点点焊花和颗颗汗珠,我终于明白了那些已接近报废年限的渔船,为何还能驰骋海疆,连夺高产。


图为项目代表在检查修理工作

    在港边码头上,我遇到了张颖聪,一个来自广西的小伙子,我在集团招工培训班上见过他。他到毛塔才二个多月,如今已是岸上一名尽职的管理人员。在海风的吹拂下,我们边走边聊。他告诉我,这里的领导和师傅都对他很好,生活上也逐渐适应,没有后悔来毛塔工作的选择。
    在冷库里我和蒂尔的陈金华副总及项目销售经理、年青的龚伟一起盘点库存。我们看了一项记录,从去年11月底到今年5月,冷库进出10多万包鱼货,盘损只有0.0033%。小龚他新婚后只有一个月,就来到了毛塔。项目代表助理毛俊栋,既做翻译,又协助代表与多家合作方处理业务,一人数岗,成长很快。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”,从这几个年轻人身上,我看到了毛塔项目的明天和希望。
    离开毛塔的那天上午,我们去了著名的“白角”。漫步在沙滩上,望着浩瀚无际的大西洋,望着巨浪永不停歇地冲刷着岸边的岩石,我忽然感悟到,毛塔项目的同志们,就象这大西洋岸边的岩石,在与各种各样风浪的搏斗中,终始保持着永不言败的英雄本色。


图为白角一角

    二、摩洛哥,阿加迪尔
    阿加迪尔,摩洛哥著名的海滨旅游城市。道路整洁,绿树成荫,色彩斑斓的鲜花,从一座座欧式建筑的围墙内外,从一个个路边的咖啡座的花栏里,悄悄地绽放着。刚从毛塔沙海里徜徉过来的我,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。只有不时响起的伊斯兰教祷告广播声,和毛塔那里是基本相同的。
    在三花公司门前,摩洛哥项目代表赵辅基带着他那特有的微笑,欢迎我们一行的到来。七年工作下来,他的头发几乎全白了,眼圈四周透着些许疲惫的信息。他向我们一一介绍了易洪运、顾月官、盛明华等长期在西非工作的同志,他们健康而略显黝黑的脸上,洋溢着自信和沉稳的笑容。
    与阿加迪尔优美的自然环境极不协调的是,这里的入渔环境进一步恶化了。渔业资源不断锐减,休鱼期逐年延长,捕捞配额控制,船员本土化比例不断上升(09年每条船我方船员将减至2人),船况进一步老化,柴油、维修成本节节攀升...。然而赵辅基他们,没有气馁,没有向困难屈服。他们狠抓增产节支,严控油料、物资消耗,强化生产经营和海上指挥的指挥协调作用,发挥海陆一条心的团队精神,开展劳动竞赛,有理有节地同合作方斗争,保持了项目的稳定和赢利能力。今年春汛生产虽然只有4个月,17条船却创下了产值1400多万美元的骄人业绩,全年也将超额完成利润指标。


图为停靠在码头的船队

    我私下曾问过赵辅基,他这几年成功的秘诀是什么。他告诉我,摩洛哥项目这几年客观困难是不少,效益上不去,分配也就上不去,沮丧和埋怨是避免不了的。怎么办,一手抓管理,一手抓思想工作,要保护好船员积极性。我是党委书记出身,这方面干起来得心应手。关键是自己要正、要硬,不然,“将熊,熊一窝”。
    正值休渔期,我们上船去看望了一些船员,和他们在驾驶舱里、在甲板上,抽抽烟,聊聊天。言谈举止之间,船员们流露着对劳动和事业的热爱,对集团和西非项目前景的关切,也流露出浓浓的思乡之情。
    在阿加迪尔的这几天,正值当地要过“宰羊节”,仅有5平方公里的整座城市,一下子失去了往日的繁华和喧闹。我们一行来到阿加迪尔那座保存着地震遗迹的小山上,俯瞰着山脚下大西洋岸边的渔港,俯瞰着这座美丽而又静谧的城市。想想西非项目艰苦创业、艰难守业的18年,真是感慨良多,一时竟找不到合适的语言,来表达我的深切感受。
    在回程去阿加迪尔机场的路上,开车的业务主管华国对我说,每次送船员或代表团回国,心中总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也许是一种惜别和思乡的混合物吧。听着他的话语,我的眼角也有一些湿润了。
    飞机轰鸣着跃上夜空,阿加迪尔的灯火逐渐远去。
    再见了,西非。


图为和船员们聊天

现金扎金花游戏平台